当前位置: 首页 > 审判动态 > 案例评析
原告卓玛措诉被告多吉卓玛饲养动物损害责任纠纷案——宠物饲养人或管理人的认定
作者:黄南州中级人民法院  发布时间:2017-07-12 15:06:02 打印 字号: | |

    关键词:咬伤    饲养   狗
    裁判要旨:原告虽提供了其被动物伤害后就医的证据,但不足以证明所侵害动物是被告所饲养,故原告的请求不予以支持。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相关法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
    案件索引:(2015)河民一初字第34号
    基本案情:
    原告诉称,2015年1月8日,我去上班的路上被被告家的狗咬伤,受伤后我在河南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17天,受伤诊断为:颜面部软组织损伤;鼻骨骨折。因面部被咬痕较深,极有可能留下疤痕,因此要求被告支付后续祛疤费用150000元。
    被告辩称,咬伤原告卓玛措的狗是一只流浪狗,以前也咬伤过被告的小孩。原被告在一个单位上班,原告也知道我家没有那样一只狗。
    裁判结果: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750元,由原告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之日起十五日内,通过本院或直接向青海省黄南藏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三份。
    裁判理由:原告虽提供了其被动物伤害后就医的证据,但不足以证明所侵害动物是被告所饲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故原告的请求不予以支持。
    案例注解:
    在司法实践中,有时原告要举证证明损害是由被告所饲养或管理的动物造成的会较为困难。这是因为动物致人损害事件的发生一般都较为突然,动物的饲养人或管理人有时并不在事发现场,而有的动物(例如宠物狗)往往是一群在一起玩耍,不易分清和确定是哪个动物造成了损害,又加之现场往往没有或很少有目击证人,所以原告往往很难证明损害是如何造成的。这种情况下,受伤害者应当立即报警,通过警方的报警记录和询问笔录来固定证据,以便在诉讼中主张自己的权利。另外,在一些管理先进的小区会有实时的监控录像,通过调取录像可以确定致人损害的动物。
    对于被告上法庭的宠物饲养人而言,其要证明损害的发生是由原告的过错或者是第三人的过错造成的,比如原告或第三人不听被告的劝告故意挑逗、激怒动物,致使动物失去控制,或者是原告故意靠近动物的牢笼去戏耍动物,这些情形都是被告据以减轻或免除赔偿责任的抗辩事由。很多时候被告只是一味证明自己尽到了看管义务,并不存在过错,但实际上被告过错的有无对这类案件并无实质性的影响,被告的过错并不是法定的抗辩事由,无法起到减轻或免除责任的效果。
    宠物饲养人或管理人的认定也是此类案件的关键问题,有法官指出:在责任主体方面,根据民法通则的规定,承担赔偿责任的主体是动物的饲养人或者是管理人。而在司法实践中,实际上会涉及到所有人、管理人和实际的占有人(例如所有人或管理人所雇佣的临时雇工、保姆等)这三类人,在一般情况下,真正的责任主体只需要考虑所有人和管理人。
    由此,法官提醒人们:作为宠物饲养人应当加强对宏物的管理和约束,防止其对他人的伤害,以造成不必要的纠纷,给他人带来伤害的同时,也会给自己带来不尽的烦恼。当然作为其他人也应当加强自我保护意识,对有伤害能力的宠物犬之类的动物要有防范意识,避免自己受到伤害。     
    附:裁判文书:

 

 

 

 

 

 

 

 

 

青海省河南蒙古族自治县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河民一初字第34号

    原告卓玛措,女,蒙古族,1968年3月5日出生,河南县人,现住河南县优干宁镇察汗丹津大街801号。
    被告多吉卓玛,女,蒙古族,1978年4月15日出生,河南县人,现住河南县优干宁镇江源路60号。
    原告卓玛措诉被告多吉卓玛饲养动物损害责任纠纷一案,原告于2015年6月25日向本院提起诉讼,同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7月28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卓玛措,被告多吉卓玛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2015年1月8日,我去上班的路上被被告家的狗咬伤,受伤后我在河南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17天,受伤诊断为:颜面部软组织损伤;鼻骨骨折。因面部被咬痕较深,极有可能留下疤痕,因此要求被告支付后续祛疤费用150000元。
原告卓玛措为支持其诉讼请求,在举证期限内向法庭提交了如下证据:
    1、原告的身份证复印件,拟证明其身份。
    2、出具河南县人民医院疾病证明书,拟证明其受伤的事实。
    3、出具河南县人民医院门诊收费票据及医药费专用票据,拟证明其受伤后所产生医疗费用的事实。
    4、出具被咬伤后的面部照片一张,拟证明被咬伤后的伤情。
    5、证人赵进仓的证词拟证明,咬伤原告卓玛措的狗是被告所饲养。
    6、证人斗格日的证词拟证明,咬伤原告卓玛措的狗是被告所饲养。
    被告辩称,咬伤原告卓玛措的狗是一只流浪狗,以前也咬伤过被告的小孩。原被告在一个单位上班,原告也知道我家没有那样一只狗。
    被告多吉卓玛为支持其反驳意见,在举证期限内向法庭提交了以下证据:
    证人次成木的证词拟证明,2015年1月8日咬伤原告卓玛措的狗不是被告多吉卓玛家的狗。
    经举证、质证,双方对下列证据不持异议,本院予以确认。
    原告提交的原告身份证及其被告身份证。
    被告对原告出具的河南县人民医院疾病证明书、河南县人民医院门诊收费票据及医药费专用票据,被咬伤后的面部照片一张提出异议,认为原告受伤是事实,但伤害结果与己无关。本院认为以上证据可证实原告的伤情等事实,应予以确认。
    原告方证人赵进仓和斗格日的证词及被告方证人次成木的证词,都不能明确证明咬伤原告的狗系被告家所饲养,本院不予确认。
    根据当事人陈述和举证、质证的意见,本案的争议焦点为:咬伤原告卓玛措的狗,是否是被告多吉卓玛家所饲养的动物。
    经审理查明, 2015年1月8日原告卓玛措去上班途中被狗咬伤,受伤后在河南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17天,受伤诊断为:颜面部软组织损伤;鼻骨骨折。
    本院认为,原告虽提供了其被动物伤害后就医的证据,但不足以证明所侵害动物是被告所饲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故原告的请求不予以支持。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750元,由原告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之日起十五日内,通过本院或直接向青海省黄南藏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三份。

 

 

 

 

 

责任编辑:仁青扎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