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审判动态 > 案例评析
原告窦全忠诉被告同仁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及第三人同仁县兰采林场撤销行政确认纠纷一案
作者:黄南州中级人民法院  发布时间:2017-07-12 15:20:58 打印 字号: | |

    一、案件基本信息
    1、判决书字号:
    青海省黄南南藏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2015)黄行终字第1号行政判决书
    2、案由:撤销行政确认纠纷
    3、当事人
    原告(上诉人)窦全忠。
    被告(被上诉人)同仁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第三人同仁县兰采林场。
    二、基本案情
    2013年2月28日,原告窦全忠向被告同仁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报告窦增蛟死亡一事并要求工伤认定。2013年3月1日,被告组成调查小组进行调查,认定原告之子窦增蛟系同仁县兰采林场扎旦林业检查站工作人员。2013年2月26日下午,窦增蛟约同事喝酒,后窦增蛟回宿舍休息,至晚上11时左右同事发现窦增蛟手脚冰凉并死亡。被告于2013年6月13日向县政府上报关于兰采林场职工窦增蛟不属于工伤认定范围的答复中,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六条“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得认定为工伤或者视同工伤”的第二款“醉酒导致死亡的”之规定作出不予工伤认定的结论。被告未向原告送达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该结论系原告于2014年4月17日找到被告时才得知。原告认为被告作出该不予工伤认定的行政行为程序违法,且结论依据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撤销被告的行政行为,并重新予以认定。
    三、案件焦点
    被告同仁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该不予工伤认定的行政行为程序是否违法。
    四、法院裁判要旨
    原审法院认为,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八条的规定:“提出工伤认定申请应当提交下列材料:(一)工伤认定申请表;(二)与用人单位存在劳动关系(包括事实劳动关系)的证明材料;(三)医疗诊断证明或者职业病诊断证明书(或者职业病诊断鉴定书)。工伤认定申请人提供材料不完整的,劳动保障行政部门应当一次性书面告知工伤认定申请人需要补正的全部材料。申请人按照书面告知要求补正材料后,劳动保障行政部门应当受理”。可见,在进行工伤认定时,有关单位或者个人必须提供医疗机构的医疗诊断证明或者职业病诊断机构出具的职业病诊断证明以明确死亡原因。原告在申请工伤认定时所提交的死亡证明,只能够证明死者为意外死亡,无法证明死者窦增蛟的死因,不能代替条例中规定的医疗诊断证明。因此,被告认定原告提出的工伤认定申请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规定的受理条件,在法定期限内要求申请人补正,在申请人不能补正的情况下,在法定时限作出不予受理决定,并向各方送达不予受理决定书,符合《工伤认定办法》规定的程序,程序合法。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应当根据事实和法律,行使工伤认定的行政管理职权。被告依职权作出具体行政行为,具备相应职权,适用法律正确,具体行政行为合法,依法应予维持。原告要求撤销被告黄南藏族自治州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的2014年02号《工伤认定申请不予受理决定书》,判决认定工伤的诉请,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六条第(四)项之规定,判决如下:驳回原告窦全忠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0元,由原告窦全忠负担。
    窦全忠不服提起上诉称。二审法院经审理认为:上诉人在工伤认定时,未能提交必须提供的医疗诊断证明或以明确证明死亡原因,被上诉人根据《工伤保险条例》规定的受理条件,在法定期限内要求申请人补正,在申请人不能补正的情况下,在法定时限作出不予受理决定,并向各方送达不予受理决定书,符合《工伤认定办法》规定的程序,程序合法。被上诉人依职权作出具体行政行为,具备相应职权,适用法律正确,具体行政行为合法,依法应予维持。上诉人的上诉理由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原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应当予以维持。第二被上诉人青海省同仁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和第三人兰采林场的诉求与被上诉人相同。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松法》第六十一条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二审案件受理各50元,上诉人窦全忠承担。
    五、法官后语
    人民利益至上,宪法法律至上是我国社会主义法治的根本原则,严格执行法律法规是依法治国的前提,依法治国是建设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客观需要。作为行政机关,规范工伤认定程序,依法进行工伤认定,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是劳动和社会保障行政部门的法定职责。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伤保险条例》第二十条之规定,“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应当自受理工伤认定申请之日起60日内作出工伤认定的决定,并书面通知申请工伤认定的职工或者其近亲属和该职工所在单位”。但本案的被告行政机关未严格执法,未及时履行行政机关的职能,给当事人造成不必要的诉累,给人民群众带来了不良的影响。这样的行政作为与依法治国相背离,与当今的法治社会格格不入,应予以高度重视。

 

责任编辑:仁青扎西